亚洲精品观看美女深夜福利国产一区二区三个男人躁我一个国产三级视频片网上看

[成功評獎查詢(xún)系統]
首頁(yè) » 學(xué)校師生心理 » 心理學(xué)上的十大心理效應
心理學(xué)上的十大心理效應
發(fā)布日期:[1年前 (2023-02-26)]瀏覽次數:[7567]

鳥(niǎo)籠邏輯

掛一個(gè)漂亮的鳥(niǎo)籠在房間里最顯眼的地方,過(guò)不了幾天,主人一定會(huì )做出下面兩個(gè)選擇之一:把鳥(niǎo)籠扔掉,或者買(mǎi)一只鳥(niǎo)回來(lái)放在鳥(niǎo)籠里。這就是鳥(niǎo)籠邏輯。過(guò)程很簡(jiǎn)單,設想你是這房間的主人,只要有人走進(jìn)房間,看到鳥(niǎo)籠,就會(huì )忍不住問(wèn)你:“鳥(niǎo)呢?是不是死了?”當你回答:“我從來(lái)都沒(méi)有養過(guò)鳥(niǎo)。”人們會(huì )問(wèn):“那么,你要一個(gè)鳥(niǎo)籠干什么?”最后你不得不在兩個(gè)選擇中二選一,因為這比無(wú)休止的解釋要容易得多。鳥(niǎo)籠邏輯的原因很簡(jiǎn)單:人們絕大部分的時(shí)候是采取慣性思維。所以可見(jiàn)在生活和工作中培養邏輯思維是多么重要。

破窗效應

心理學(xué)的研究上有個(gè)現象叫做“破窗效應”,就是說(shuō),一個(gè)房子,如果它的窗戶(hù)破了,沒(méi)有人去修補,隔不久,其它的窗戶(hù)也會(huì )莫名其妙的被人打破; 一面墻,如果出現一些涂鴉沒(méi)有清洗掉,很快的,墻上就布滿(mǎn)了亂七八糟,不堪入目的東西。一個(gè)很干凈的地方,人會(huì )不好意思丟垃圾,但是一旦地上有垃圾出現之后,人就會(huì )毫不猶疑的拋,絲毫不覺(jué)羞愧。這真是很奇怪的現象。

心理學(xué)家研究的就是這個(gè)“引爆點(diǎn)”,地上究竟要有多臟, 人們才會(huì )覺(jué)得反正這么臟,再臟一點(diǎn)無(wú)所謂,情況究竟要壞到什么程度,人們才會(huì )自暴自棄,讓它爛到底。

任何壞事,如果在開(kāi)始時(shí)沒(méi)有被阻止,形成風(fēng)氣,改也改不掉,就好像河堤,一個(gè)小缺口沒(méi)有及時(shí)修補,可以崩壩,造成千百萬(wàn)倍的損失。

犯罪其實(shí)就是失序的結果,紐約市在80年代的時(shí)候,真是無(wú)處不搶?zhuān)瑹o(wú)日不殺,大白天走在馬路上也會(huì )害怕。地鐵更不用說(shuō)了,車(chē)廂臟亂,到處涂滿(mǎn)了穢句,坐在地鐵里,人人自危。有位教授被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敲了一記悶棍,眼睛失明,從此結束他的研究生涯。紐約市運用破窗效應的理論,先改善犯罪的環(huán)境,使人們不易犯罪, 再慢慢緝兇捕盜,回歸秩序,一個(gè)已經(jīng)向下沉淪的城市,竟能死而復生,向上提升。

紐約市這種做法曾被人罵為緩不濟急,“船都要沉了還在洗甲板”,但是紐約市還是從維護地鐵車(chē)廂干凈著(zhù)手,并將不買(mǎi)車(chē)票白搭車(chē)的人用手銬銬住排成一列站在月臺上,公開(kāi)向民眾宣示政府整頓的決心,結果發(fā)現非常有效。

警察發(fā)現人們果然比較不會(huì )在干凈的場(chǎng)合犯罪,又發(fā)現抓逃票很有收獲,因為每七名逃票的人中就有一名是通緝犯,二十名中就有一名攜帶武器,因此警察愿意很認真地去抓逃票,這使得歹徒不敢逃票,出門(mén)不敢帶武器,以免得不償失、因小失大。這樣紐約市就從最小、最容易的地方著(zhù)手,打破了犯罪環(huán)結(chain),使這個(gè)惡性循環(huán)無(wú)法繼續下去。

責任分散效應

事情不管是真是假,只要人們愿意相信,那明明是假的,也會(huì )變成真的。

1964年3月13日夜3時(shí)20分,在美國紐約郊外某公寓前,一位叫朱諾比白的年輕女子在結束酒吧間工作回家的路上遇刺。當她絕望地喊叫:“有人要殺人啦!救命!救命!”聽(tīng)到喊叫聲,附近住戶(hù)亮起了燈,打開(kāi)了窗戶(hù),兇手嚇跑了。當一切恢復平靜后,兇手又返回作案。當她又叫喊時(shí),附近的住戶(hù)又打開(kāi)了電燈,兇手又逃跑了。當她認為已經(jīng)無(wú)事,回到自己家上樓時(shí),兇手又一次出現在她面前,將她殺死在樓梯上。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盡管她大聲呼救,她的鄰居中至少有38位到窗前觀(guān)看,但無(wú)一人來(lái)救她,甚至無(wú)一人打電話(huà)報警。這件事引起紐約社會(huì )的轟動(dòng),也引起了社會(huì )心理學(xué)工作者的重視和思考。人們把這種眾多的旁觀(guān)者見(jiàn)死不救的現象稱(chēng)為責任分散效應。

對于責任分散效應形成的原因,心理學(xué)家進(jìn)行了大量的實(shí)驗和調查,結果發(fā)現:這種現象不能僅僅說(shuō)是眾人的冷酷無(wú)情,或道德日益淪喪的表現。因為在不同的場(chǎng)合,人們的援助行為確實(shí)是不同的。當一個(gè)人遇到緊急情境時(shí),如果只有他一個(gè)人能提供幫助,他會(huì )清醒地意識到自己的責任,對受難者給予幫助。如果他見(jiàn)死不救會(huì )產(chǎn)生罪惡感、內疚感,這需要付出很高的心理代價(jià)。而如果有許多人在場(chǎng)的話(huà),幫助求助者的責任就由大家來(lái)分擔,造成責任分散,每個(gè)人分擔的責任很少,旁觀(guān)者甚至可能連他自己的那一份責任也意識不到,從而產(chǎn)生一種“我不去救,由別人去救”的心理,造成“集體冷漠”的局面。如何打破這種局面,這是心理學(xué)家正在研究的一個(gè)重要課題。

沒(méi)想到這個(gè)理論風(fēng)行了四十年之后,2007年英國布里斯托大學(xué)的三位學(xué)者發(fā)表論文指出:當年《紐約時(shí)報》報道的凱蒂案根本是編故事。根據警方的紀錄,凱蒂并沒(méi)有被追殺三次,而是發(fā)生在陰暗的街角。根本沒(méi)有人開(kāi)燈立于窗前觀(guān)看,因為那里根本看不見(jiàn)什么窗戶(hù),當然沒(méi)有三十八位目擊者。并且確實(shí)有人報警,警察趕到現場(chǎng)時(shí),凱蒂還沒(méi)死,送到醫院急救,后來(lái)傷重不治才死的?!都~約時(shí)報》的報道登出之后,有人就提出證據,說(shuō)明這件事的許多情節是無(wú)中生有,但沒(méi)人理會(huì )。凱蒂案就這樣一傳再傳,旁觀(guān)者效應也就如此一教再教,學(xué)生們一學(xué)再學(xué),變成了心理學(xué)的基本常識。

帕金森定律

帕金森定律(Parkinson'sLaw)是官僚主義或官僚主義現象的一種別稱(chēng),被稱(chēng)為二十世紀西方文化三大發(fā)現之一。也可稱(chēng)之為“官場(chǎng)病”、“組織麻痹病”或者“大企業(yè)病”,源于英國著(zhù)名歷史學(xué)家諾斯古德·帕金森1958年出版的《帕金森定律》一書(shū)的標題。他在書(shū)中闡述了機構人員膨脹的原因及后果:一個(gè)不稱(chēng)職的官員,可能有三條出路,第一是申請退職,把位子讓給能干的人;第二是讓一位能干的人來(lái)協(xié)助自己工作;第三是任用兩個(gè)水平比自己更低的人當助手。這第一條路是萬(wàn)萬(wàn)走不得的,因為那樣會(huì )喪失許多權利;第二條路也不能走,因為那個(gè)能干的人會(huì )成為自己的對手;看來(lái)只有第三條路最適宜。于是,兩個(gè)平庸的助手分擔了他的工作,他自己則高高在上發(fā)號施令,他們不會(huì )對自己的權利構成威脅。兩個(gè)助手既然無(wú)能,他們就上行下效,再為自己找兩個(gè)更加無(wú)能的助手。如此類(lèi)推,就形成了一個(gè)機構臃腫,人浮于事,相互扯皮,效率低下的領(lǐng)導體系。

暈輪效應

暈輪效應,人際交往中,人表現出的某一方面的特征,掩蓋了其他特征,從而造成人認知的障礙。其錯誤在于:

第一,它容易抓住事物的個(gè)別特征,習慣以個(gè)別推及一般,以點(diǎn)代面;

第二,它把 "并無(wú)" 內在聯(lián)系的一些個(gè)性或外貌特征聯(lián)系在一起,斷言有這種特征必然會(huì )有另一種特征;

第三,它說(shuō)好就全部肯定,說(shuō)壞就全部否定,受主觀(guān)偏見(jiàn)支配的絕對化傾向。

霍桑效應

20世紀20-30年代,美國研究人員在芝加哥西方電力公司霍桑工廠(chǎng)進(jìn)行的工作條件、社會(huì )因素和生產(chǎn)效益關(guān)系實(shí)驗中發(fā)現了實(shí)驗者效應,稱(chēng)霍桑效應。實(shí)驗的第一階段是從1924年11月開(kāi)始的工作條件和生產(chǎn)效益的關(guān)系,設為實(shí)驗組控制組。結果不管增加或控制照明度,實(shí)驗組產(chǎn)量都上升,而且照明度不變的控制組產(chǎn)量也增加。另外,又試驗了工資報酬、工間休息時(shí)間、每日工作長(cháng)度和每周工作天數等因素,也看不出這些工作條件對生產(chǎn)效益有何直接影響。第二階段的試驗是由美國哈佛大學(xué)教授梅奧領(lǐng)導的,著(zhù)重研究社會(huì )因素與生產(chǎn)效率的關(guān)系,結果發(fā)現生產(chǎn)效率的提高主要是由于被實(shí)驗者在精神方面發(fā)生了巨大的變化。參加試驗的工人被置于專(zhuān)門(mén)的實(shí)驗室并由研究人員領(lǐng)導,其社會(huì )狀況發(fā)生了變化,受到各方面的關(guān)注,從而形成了參與試驗的感覺(jué),覺(jué)得自己是公司中重要的一部分,從而使工人從社會(huì )角度方面被激勵,促進(jìn)產(chǎn)量上升。

這個(gè)效應告訴我們,當同學(xué)或自己受到公眾的關(guān)注或注視時(shí),學(xué)習和交往的效率就會(huì )大大增加。因此,我們在日常生活中要學(xué)會(huì )與他人友好相處,明白什么樣的行為才是同學(xué)和老師所接受和贊賞的,我們只有在生活和學(xué)習中不斷地增加自己的良好行為,才可能受到更多人的關(guān)注和贊賞,也才可能讓我們的學(xué)習不斷進(jìn)步,充滿(mǎn)自信!

習得性無(wú)助效應

習得性無(wú)助效應最早由奧弗米爾和西里格曼發(fā)現,后來(lái)在動(dòng)物和人類(lèi)研究中被廣泛探討。簡(jiǎn)單地說(shuō),很多實(shí)驗表明,經(jīng)過(guò)訓練,狗可以越過(guò)屏障或從事其他的行為來(lái)逃避實(shí)驗者加于它的電擊。但是,如果狗以前受到不可預期(不知道什么時(shí)候到來(lái))且不可控制的電擊(如電擊的中斷與否不依賴(lài)于狗的行為),當狗后來(lái)有機會(huì )逃離電擊時(shí),他們也變得無(wú)力逃離。而且,狗還表現出其他方面的缺陷,如感到沮喪和壓抑,主動(dòng)性降低等等。

狗之所以表現出這種狀況,是由于在實(shí)驗的早期學(xué)到了一種無(wú)助感。也就是說(shuō),它們認識到自己無(wú)論做什么都不能控制電擊的終止。在每次實(shí)驗中,電擊終止都是在實(shí)驗者掌控之下的,而狗會(huì )認識到自己沒(méi)有能力改變這種外界的控制,從而學(xué)到了一種無(wú)助感。

人如果產(chǎn)生了習得性無(wú)助,就成為了一種深深的絕望和悲哀。因此,我們在學(xué)習和生活中應讓自己的眼光再開(kāi)闊一點(diǎn),看到事件背后的真正的決定因素,不要使我們自己陷入絕望。

證人的記憶效應

證人,在我們的認識里,通常都是提供一些客觀(guān)的證據的人,就是把自己親眼看到、親耳聽(tīng)到的東西如實(shí)地講出來(lái)的人。然而,心理學(xué)研究證明,很多證人提供的證詞都不太準確,或者說(shuō)是具有個(gè)人傾向性,帶著(zhù)個(gè)人的觀(guān)點(diǎn)和意識。

證人對他們的證詞的信心并不能決定他們證詞的準確性,這一研究結果令人感到驚訝。心理學(xué)家珀費可特和豪林斯決定對這一結論進(jìn)行更深入的研究。為了考察證人的證詞是否有特別的東西,他們將證人的記憶與對一般知識的記憶進(jìn)行了比較。

他們讓被試看一個(gè)簡(jiǎn)短的錄像,是關(guān)于一個(gè)女孩被綁架的案件。第二天,讓被試回答一些有關(guān)錄像里內容的問(wèn)題,并要求他們說(shuō)出對自己回答的信心程度,然后做再認記憶測驗。接下來(lái),使用同樣的方法,內容是從百科全書(shū)通俗讀物中選出的一般知識問(wèn)題。

和以前發(fā)生的一樣,珀費可特和豪林斯也發(fā)現,在證人回憶的精確性上,那些對自己的回答信心十足的人實(shí)際上并不比那些沒(méi)信心的人更高明,但對于一般知識來(lái)說(shuō),情況就不是這樣,信心高的人回憶成績(jì)比信心不足的人好得多。

人們對于自己在一般知識上的優(yōu)勢與弱勢有自知之明。因此,傾向于修改他們對于信心量表的測驗結果。一般知識是一個(gè)數據庫,在個(gè)體之間是共享的,它有公認的正確答案,被試可以自己去衡量。例如,人們會(huì )知道自己在體育問(wèn)題上是否比別人更好或更差一點(diǎn)。但是,目擊的事件不受這種自知之明的影響。例如,從總體上講,他們不大可能知道自己比別人在記憶事件中的參與者頭發(fā)顏色方面更好或更差。

羅森塔爾效應

美國心理學(xué)家羅森塔爾等人于1968年做過(guò)一個(gè)著(zhù)名實(shí)驗。他們到一所小學(xué),在一至六年級各選三個(gè)班的兒童進(jìn)行煞有介事的“預測未來(lái)發(fā)展的測驗”,然后實(shí)驗者將認為有“優(yōu)異發(fā)展可能”的學(xué)生名單通知教師。其實(shí),這個(gè)名單并不是根據測驗結果確定的,而是隨機抽取的。它是以“權威性的謊言”暗示教師,從而調動(dòng)了教師對名單上的學(xué)生的某種期待心理。8個(gè)月后,再次智能測驗的結果發(fā)現,名單上的學(xué)生的成績(jì)普遍提高,教師也給了他們良好的品行評語(yǔ)。這個(gè)實(shí)驗取得了奇跡般的效果,人們把這種通過(guò)教師對學(xué)生心理的潛移默化的影響,從而使學(xué)生取得教師所期望的進(jìn)步的現象,稱(chēng)為“羅森塔爾效應”,習慣上也稱(chēng)為皮格馬利翁效應皮格馬利翁是古希臘神話(huà)中塞浦路斯國王,他對一尊少女塑像產(chǎn)生愛(ài)慕之情,他的熱望最終使這尊雕像變?yōu)橐粋€(gè)真人,兩人相愛(ài)結合)。

教育實(shí)踐也表明:如果教師喜愛(ài)某些學(xué)生,對他們會(huì )抱有較高期望,經(jīng)過(guò)一段時(shí)間,學(xué)生感受到教師的關(guān)懷、愛(ài)護和鼓勵;常常以積極態(tài)度對待老師、對待學(xué)習以及對待自己的行為,學(xué)生更加自尊、自信、自愛(ài)、自強,誘發(fā)出一種積極向上的激情,這些學(xué)生常常會(huì )取得老師所期望的進(jìn)步。相反,那些受到老師忽視、歧視的學(xué)生,久而久之會(huì )從教師的言談、舉止、表情中感受到教師的“偏心”,也會(huì )以消極的態(tài)度對待老師、對待自己的學(xué)習,不理會(huì )或拒絕聽(tīng)從老師的要求;這些學(xué)生常常會(huì )一天天變壞,最后淪為社會(huì )的不良分子。盡管有些例外,但大趨勢卻是如此,同時(shí)這也給教師敲響了警鐘。

虛假同感偏差

我們通常都會(huì )相信,我們的愛(ài)好與大多數人是一樣的。如果你喜歡玩電腦游戲,那么就有可能高估喜歡電腦游戲的人數。你也通常會(huì )高估給自己喜歡的同學(xué)投票的人數,高估自己在群體中的威信與領(lǐng)導能力等等。你的這種高估與你的行為及態(tài)度有相同特點(diǎn)的人數的傾向性就叫做“虛假同感偏差(false consensus bias)”。有些因素會(huì )影響你的這種虛假同感偏差強度:

(1)當外部歸因強于內部歸因時(shí);

(2)當前的行為或事件對某人非常重要時(shí);

(3)當你對自己的觀(guān)點(diǎn)非常確定或堅信時(shí);

(4)當你的地位或正常生活和學(xué)習受到某種威脅時(shí);

(5)當涉及到某種積極的品質(zhì)或個(gè)性時(shí);

(6)當你將其他人看成與自己是相似時(shí)。